美国控枪 说说容易做起来难

为纪念三年前发生的美国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高中校园枪击惨案,美国总统拜登14日发表讲话,借此机会呼吁国会推进枪支立法改革,包括要求对所有枪支销售进行背景调查并禁止售卖攻击性武器。此外,拜登还呼吁国会取消对枪支制造商的豁免权。

图片

图片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截图

帕克兰市高中校园枪击案共造成17人死亡、15人受伤,是美国历史上发生的最严重的校园枪击案之一。此次枪击案使人们再次关注美国宽松的枪支法,但当时由于反对枪支管控的共和党人控制参议院,导致由众议院民主党人批准的控枪立法毫无进展。

图片

△帕克兰市高中校园枪击案三周年之际,民众献花纪念受害者。

控枪不易:涉及安全、历史、政治层面

尽管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人赞成枪支管制改革,但美国历届政府都无力通过立法。民主党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也曾提出控枪法案,但未能在国会获得通过。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军控与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滕建群分析说,在美国,控枪既是安全问题,也是历史问题,同时也是政治问题,所以要控枪阻力巨大。

图片

 

滕建群:“第一,拥枪是美国的一种传统文化,美国宪法当中也规定了拥枪权利,人人可以拥有枪支。另一方面还是现实的需要,像美国的步枪协会对于拥枪推波助澜主要还是现实利益的考虑。此外,美国枪支泛滥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政治问题。”

枪支暴力泛滥 购枪热再现——枪支管控困难重重

2020年,美国暴力犯罪问题明显恶化。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家庭枪支暴力、意外枪击、大都市地区的枪支暴力和用枪自杀事件增加,导致了超过43000起与枪支有关的死亡。这也是有完整记录以来,死于枪支暴力的人数首次超过4万人。

图片

图片

△美国《拉斯维加斯太阳报》(Las Vegas Sun)网站报道截图

《时代周刊》发表评论称,2020年是美国几十年来“最暴力的年份之一”。

图片

图片

△《时代周刊》网站报道截图

2020年同时也是美国出现“购枪热”的一年。美媒分析称,导致这一轮“购枪热”的主要原因有疫情、经济衰退以及总统竞选显现的社会撕裂。在竞选期间,拜登曾表示,上任后将控制全美枪支使用,并推行一系列枪支管制改革,这也引发一些民众提前购买囤积枪支。就在今年一月,美国枪支销量同比飙升80%。

图片

图片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美国联邦调查局表示,他们在今年一月进行了430万次涉枪背景调查,如果保持这一速度继续增长下去,联邦调查局将在年底前完成5000多万次涉枪背景调查,打破2020年创下的纪录。

图片

△当地时间2021年2月4日,美国民众在犹他州一家商店购买枪支

利益集团是“购枪热”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也是美国控枪的最大阻力之一。枪支利益集团通过金钱捐赠获得政治影响力,阻止政府控枪。

成立于1871年、在全美拥有超过500万名会员的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上个月15日向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联邦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以规避纽约州总检察长对这个美国最大拥护持枪游说团体提起的诉讼。

图片

图片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詹姆斯去年8月提起诉讼,指控全国步枪协会执行总裁韦恩·拉皮埃尔和协会其他高级别成员挪用协会经费,三年间花掉协会6400万美元。

图片

 

莱蒂·詹姆斯:“腐败和贪婪最终导致该组织申请破产。但我们将继续努力,因为该组织多年以来未能得到控制,这是事实。重要的是,我们将继续致力于追究他们的责任,即使是在破产法庭上。”

据《今日美国报》报道,全国步枪协会报告其资产为2.03亿美元,负债为1.53亿美元,但其仍然声称自己“处于多年来财务状况最强劲状态”。该组织还宣布,未来打算在得州重组。

图片

图片

△《今日美国报》报道截图

在政治角力背后,可以看到枪支管制问题折射出美国政治制度的困境。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军控与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滕建群表示,拜登政府想对枪支问题开刀,目前来看依然困难重重。

滕建群:“拜登提出来的一系列控枪法案,只是在过去的基础上向前迈了一小步,不能完全控制枪支的泛滥。更多的是希望通过实名制购买、对购枪人的背景审查等做法,来确保枪支的拥有者不会乱用枪支,同时对于枪支的口径进行控制,应该说会在一定程度减少对于平民百姓的伤亡,但是要完全控制住枪支的泛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完全禁止枪支买卖,但是在美国是做不到的。第二方面还是利益集团,拜登不可能把这些利益集团的重大收入给切断,就等于断了这些利益集团的财路,这些利益集团肯定会反过来反对拜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