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失业人口超过百万!至暗时刻,机会在哪?

说到最近的澳大利亚就业市场,一边是冰,一边是火。

火的这头出现了三十年最大的技术人才“用工荒”,很多企业抱怨招人难。

冰的这头,澳大利亚失业人口仍然高出疫情前三十多万,并且年底前仍有百万级别的人找不着工作。

为什么?

经济学家给出的答案是,有些工作澳大利亚本地人不愿干?有些工作澳大利亚本地人干不了?

对于这个解释,不少读者表示不服,居然还有工作是澳大利亚本地人干不了的?

澳洲失业人口超过百万!至暗时刻,机会在哪?

1

用工荒

澳储行(RBA)公开承认,澳大利亚出现三十年以来最大的技术人才“用工荒”,引发莫里森政府开始对海外人才引进规则进行研究。

据悉,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对1000家公司进行了调研。结果显示,未来12个月的用工预期已经出现三十年以来的最大涨幅。

该指数追踪的是企业在招人方面所面临的难度。

澳洲失业人口超过百万!至暗时刻,机会在哪?

同时,预期上升的还有用人成本。

澳洲失业人口超过百万!至暗时刻,机会在哪?

自由党议员朱利安·利瑟(Julian Leeser)说道:“我一直听到雇主说他们目前招不到人,呼吁政府减少繁文缛节。”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在截至11月的三个月中,澳大利亚的招聘广告飙升至创纪录的254,000条,显示在新冠疫情中受打击最严重的行业,已开始争先恐后地“抢人”。

澳储行副行长卢西·埃利斯(Luci Ellis)上周指出,招聘广告数已经超过了疫情之前的水平,同时空缺岗位占就业人数的比例也已经超过了此前的高点。

另外,统计局12月的商业调查则显示,大约六分之一的公司无法招到足够的员工。

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庞大的失业人口。

截至目前,澳大利亚失业人口仍然较疫情爆发之前超出31.2万人。另外,根据联邦政府的最新预测,截至今年年底,预计仍有100万澳大利亚人无法找到工作。

换句话说,整体招聘岗位的激增和轻易找到一份工作是两码事。

至于为什么?

用澳大利亚国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艾伦·奥斯特(Alan Oster)的话来说,“虽然很多澳大利亚人想要通过就业来摆脱领福利的情况。

但是,有些工作澳大利亚人不愿意做,还有一些工作澳大利亚人做不了。”

澳洲失业人口超过百万!至暗时刻,机会在哪?

2

不愿意干的工作

谈到不愿意干的工作,很多人想到的是,脏、累、差,指的是薪水差、风险高的就业岗位。

以偏远地区果园的采摘工为例,早些时候,根据澳大利亚媒体的一些报道,一些不良雇主开出的时薪低至3澳元,引发了当地对此类工作存在普遍的偏见。

在大部分澳大利亚本地人的印象中,在农场干活不仅工资低,而且农场主都剥削工人,

疫情爆发之前,此类的岗位空缺往往由背包客、留学生、没有签证的黑工所填补。

但是,疫情爆发之后,因为此类人手短缺,即便没有工资剥削的现象发生,很多果园雇主仍然找不到合适的采摘工,只能眼睁睁看着成熟的水果烂在地里。

另外,保洁公司一些原本由国际劳工从事的岗位目前也处于空缺状态。同时,关键护理领域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

不过,这几类工作岗位均属于“伺候人,脏、苦、累”的范畴。再加上联邦政府发布的疫情补贴(有些情况下,补贴高于就业工资),很多澳大利亚人并不愿意从事此类工作。

早些时候,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就表示说:“我们从很多小企业,甚至一些大企业那里听说,他们很难招到人来上班,因为疫情补贴高于他们开出的工资。”

澳大利亚技术委员会(New National Skills Commission)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面临招工难的雇主中,过半雇主表示,在疫情后重启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缺人。

但是,随着联邦政府坚定削减疫情补贴,想要依靠吃福利来维持生活的这群人可能不得不改变主意。

当然,这仅仅代表一部分就业岗位。事实上,很多急招的岗位中不乏高薪岗位,但是这些岗位对澳大利亚人并没有构成多么大的吸引力。

这样的工作岗位往往有一个前提条件。用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话来说,失业人口应该前往“丛林(Bush,指偏远地区)”寻求就业机会。

同时,澳大利亚金融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也表示,如果想要就业,很多失业人口首先应该考虑的是搬家。

在最新的发言中,伯明翰说道:“有些采矿业企业、钻探公司、建筑业一直找不到足够的人手。尽管这种体力劳动并不一定适合每个失业的人,但是受益于国内旅游业复苏的一些企业也存在人手短缺的情况。”

“实际上,很多雇主都面临用工荒的问题。整个经济体中存在大量的就业机会。”

“我们知道数十万依靠JobSeeker的澳大利亚人很多都是单身、没有小孩、并不存在从事这些岗位的障碍。”

不过,尽管联邦政府极力鼓舞澳大利亚失业人口通过搬迁来实现就业,但是大量澳大利亚居民仍然不愿前往偏远地区工作。

澳洲失业人口超过百万!至暗时刻,机会在哪?

3

做不了的工作

除了不愿意做的工作外,还有一类工作是澳大利亚人做不了的工作,或者更为准确地说,这类工作是目前澳大利亚本土就业市场无法满足需求的岗位。

例如,在企业急招的岗位中,兼具数字和技术的工人无疑是最为紧缺的人才之一。

数据显示,目前87%的工作岗位要求具备数字技能。未来,这一需求只会越来越大。

德勤(Deloitte)合伙人约翰·奥马尼(John O’Mahony)说道:“未来五年,澳大利亚将需要15万IT从业人员。”

然而,研究发现绝大多数澳大利亚人的数字技能有限。

报告显示,目前有76%的澳大利亚工人不了解区块链技术,有66%的人无法编写代码或编程,有62%的人压根就不知道精细化管理,有54%的人无法和人讨论人工智能。

奥马尼说道:“澳大利亚需要紧急解决数字技能短缺的问题,以确保能够填补就业缺口,继而推动经济发展。”

澳储行行长菲利普·罗伊(Philip Lowe)也表示,实际上,边境关闭和劳资关系规则成为了阻碍企业投资和增加人手的主要原因。

他说:“最近,当我问一些企业为什么不增加投资时,他们的回答大多类似。例如,一位企业主说如果花钱购买了复杂的设备,通常需要海外专家来维护,而不是简单地拆开包装,插上电源就是。”

“我并不是想要批判边境封锁的政策。但是,事实上,边境封锁不仅对教育业和旅游业造成了冲击,而且限制了投资。”

“就投资而言,很多企业需要获得特定的技术人才,这类人才往往需要请海外人士。”

数据显示,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每年有超过10万名移民通过技术人才计划进入澳大利亚。

据了解,澳大利亚移民联合常务委员会(JSCM)将就技术移民计划进行调查,包括在疫情复苏背景下是否需要立即就该计划进行调整。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艾伦·奥斯特(Alan Oster)说道:“要想招到合适的人,企业可能需要等上一段时间。您可能会听到一些企业开始抱怨难招人难的问题。”

结语

疫情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对于就业市场而言,乐观人士指出,疫情不只是危机,也是机遇。

因为,疫情可以倒逼我们的待业人员、政府政策做出变革。

首先,在这场危机中,各种先进技术的应用,催生了无数个新生岗位,澳大利亚工人可以通过主动采取技能升级的举措,来获得就业市场的优势。

其次,严峻的就业形势可以让一部分人开始重新定义自己的就业观念。用金融部长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的话来说,如果找不着工作,您可以先问问自己,搬家了吗?

再次,用总理莫里森的话来说:“我们不能对澳大利亚人说政府或其他任何人最终将有能力确保可以挽救每个工作、每家公司。这是不现实的。”

简单点讲,后疫情时代,削减福利支出成为一种必然趋势,毕竟经济的发展不能靠借钱支出。

或许,对于每个需要就业的人来说,改变和适应才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