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折叠世界,是指人们对于社会毫无意义的、不产生效益的一部分活动。这层人们的活动产生的效益微乎其微,相比于其他的“金山宝藏”,折叠社会薄得像一张纸,以至于可以折叠起来。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信息社会背景下人们的工作产生了明显的阶级层次分化,掌控信息、大数据和高等知识的人群能够创造更多的收益,而依旧停留在简单地以劳动力换取价值的人们,逐渐流向了底层的社会。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由于社会阶级分化日益严重,人们的收入水平也有了很大的差距,贫富差距越来越悬殊,这也是折叠空间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日本的折叠世界,根源于历史与现实的巨大精神囚笼

日本作为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由于国内发达的信息技术和巨大的贫富差距,内部正在衍生出一个巨大的折叠世界,而最可怕的是,这个折叠世界的主角几乎全是日本的年轻人。相对于其他国家,日本由于其历史和社会的特殊性,产生了其他国家都无法相比的折叠社会。

在新的概念中,蛰居族是指长期呆在家中,不参与外界社交,持续时间六个月以上的人群。而这种人群,在日本已经高达100万,其中年龄在二十到四十岁之间的更是占据了50万左右。要知道,由于日本国民思想和经济水平的限制,日本的生育率已经处于一个低得危险的水平。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日本的人口结构也在发展中逐渐畸形,从2015年起,每年的新生儿数量已经不足100万,新世纪以来的年轻人更是每一个十年都难凑够一千万人。因此,日本涌现的这一批蛰居族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且这个现象正在全社会扩展开来,以青年人和老年人为主,在未来十年里有可能达到1000万人!

就如科幻小说《北京折叠》里面讲述的一样:社会上的人分成三部分,将24个小时轮流分配,每天重复着自己的任务,犹如GIF图一样。蛰居族每天生活在自己的一小片天地里,重复着机械而简单的生活。这样的社会,不就是犹如被折叠在一起的二维空间吗?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蛰居族的日常十分简单,早上睡到九点以后才起床,没有早饭,有些人甚至懒得洗漱,因为没有出门的需求。中午的午餐也不会自己做,因为自己做需要到外面买食材,通常会点上一份外卖,或者依靠成箱的泡面。

闲暇时间,几乎都在电子设备上度过,不论是打网络游戏、潜水浏览社交网站,还是看电视剧,都能让他们为此沉迷一整天,最后熬夜到很晚才昏昏睡去。

这样的生活在我们国家也有,社会上的许多人都调侃“给我足够的肥宅水,和一台电脑,我可以住到世界末日”。然而这种玩笑式的话语在日本真的时有发生。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在我们国内,这些人被定义为啃老族。但是这些蛰居族比啃老族更可气的是,啃老族也有拿着父母的钱在外打工的人,也有最起码的方向,蛰居族却是完完全全地寄生在父母身上。

蛰居生活的念想,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有的

许多的蛰居人由于长期深居,导致被遗忘在社会上,有人甚至蛰居到自己的父母去世了,邻居过来帮忙才发现原来他们有一个儿子。这种由于折叠而引发的“不存在现象”绝非刻意捏造的夸张事件,而是真正存在,且不断扩散的情况。这种情况不仅是对蛰居者的侵蚀,更是对他们背后一个个家庭的沉重压力与伤害。

早在2015年,日本就曾经报道过一个超级宅男,此人从17岁一直到四十多岁接受报道时,其间近二十年全部都是在家中度过,照顾他的是他逐渐衰老的母亲。那么,究竟是日本的哪里出了问题,导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进入蛰居模式?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日本作为国际上最发达的经济体之一,有着高度先进的资本主义文明,但是日本在近现代的发展上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其中的曲折性就是酿成蛰居族的一个重要背景。

日本原本也是一个封建的国家,但是“黑船事件”之后,日本开始走入国际,积极引入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科学技术、经济政治制度等,很快就发展成了一个强国。

那个时候的日本国民,也许每一个都是充满信心,甚至野心勃勃的,每天都希望能够走到更大的世界去看看。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作为战败国,本应该就此一蹶不振,却由于美国的有意扶持,再度焕发生机。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但是在广场协议签订后的数年里,日本的泡沫经济迅速瓦解,从此进入了经济发展停滞不前的“失落的十年”。日本的年轻人正是出生在这样的背景下,由于长期经济上的悲观主义,年轻人对于赚钱、发展等往往持消极态度,遇事更倾向于认命和逃避。

此外,日本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如今的老年人更是占了总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

庞大的老年人口压力下,新生儿越来越少,这不仅导致日本经济发展缺乏足够的劳动力,社会思想革新和科技创新方面也被严重地滞后。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日本一部分年轻人长期浸泡在垂暮的老年人群体中,思想也越发消极懒惰。他们花着父母的钱,用着父母的遗产,规律地进行着封闭而简单的生活。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当然,每一个年轻人都曾幻想过自己未来的模样,没有人会从一开始就打算在一间房子里老死。但是当他们经历过一些事情,自身的思想就会发生改变,而这种改变往往是十分艰巨、不可逆的。

日本的折叠世界里面,蛰居年轻人的思想大致有以下几种缘由。

首先,他们对现实的不如意难以正常接受和看待,因而希望寄托在这种生活上,来逃避现实。不乏一些人因为升职无望、努力得不到相应的回报等原因,一气之下远离社会。这种隐居一般的对策虽然没有人会认同和许可,但是往往十分有效,他们通常会沉浸在自己的一方小世界里,不用思考外面人们的担忧与苦恼。

因为现实中看似美好实则充斥着危险与困难的生活,他们无法习惯,而自己那种日子,虽然枯燥局限,却能带给他们十足的安全感。诚然这是一种错误的方法,但是如果不是实在无奈,谁又愿意呢?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日本一个综艺节目中,节目组采访了一位蛰居数十年的老人,这位老人从中年一直生活到如今,自从父母死后,房间已经超过二十年没有打扫过了。这位老人在节目中说:如果你认识的人都死了,还有活着的意义吗?这种悲观消极的话,我们有无数种理由可以驳倒它,活着就是向前走,就是看见更多的风景,遇见新的人。只有不断前进的人生,才是按照正常轨迹行走的。

其次,这些蛰居族往往也是“社恐族”的成员。社恐是指社交恐惧症,是人们在面对陌生的社交场合时,产生的恐慌与畏惧心理。有许多人甚至在班里做个自我介绍都艰难地仿佛克服了多大的困难。

这种心理在如今的社会上越来越常见,不只是日本,我们国家也有着越来越大的社恐族。他们由于从小就缺乏与外人的沟通,性格上更偏内向,孤僻,不愿意,不习惯与外人交谈。而在日本,这样的年轻人往往无法驾驭职场等社交场合,因而他们宁愿丢掉工作回家蛰居,也不愿意出来与陌生人喝酒赔笑。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与其他人的沟通与交流。人之所以成为人,就是因为人与人能够构建起社会。脱离了社会的人,往往难以适应时代的发展。

此外,一些人由于曾经经历过情感上的打击,在这方面采取封闭的措施,不让他人接触到自己的内心世界。比如,失去了一段珍惜的恋情,被一位多年的好友背叛,被一直以来视为依靠的父母抛弃等等。这些都会对人的思想产生重大的打击,从而导致他们心灰意冷,就此“退隐江湖”。

最后,他们对于未来感到十分迷茫。没有人愿意永远蜗居在一片小天地中,因为人是需要交流和情感互动的生物。

曾经风靡一时的“密室挑战”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目前没有人能够在一个完全隔绝的空间内,即便有充足的生活物资保障,待上一个月以上。这些长期在折叠世界里蜗居的年轻人,也常常希望能够走出去,走到更大的天地看看,经历新的生活,像其他年轻人一样快乐地过日子。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但是他们畏惧,他们不知道一旦离开了这里,他们会经历些什么。他们没有对未来做好打算,因为在长期的封闭中,人的认知产生了越来越强的局限性,曾经得到的知识和见闻都在逐渐遗忘,认识的人也变得陌生,又无法接触到新的内容。

长此以往,人对于未来就充满了不可知的恐惧,他们渴望改变与救赎又不知道从哪里动身,于是以“准备中”的姿态,心里装着远方,脚却如长在地板上一样,不肯挪动分毫。

走出去,将折叠的世界复原成梦想里的样子

不论如何,目前而言,虽然蛰居族的折叠世界已经形成了一种社会现象,但这样的情况在未来依旧处于未知的变数内。也许在未来,随着日本经济逐渐走出低迷的颓势,政府对于年轻人的就业、生活等问题的妥善解决,折叠世界也会减缓扩散的脚步。因此,我们不必因为日本的几个蛰居个例,就对其社会失去信心,甚至暗暗窃喜。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自身的强大,永远不能够建立在别人的弱小之上,因为相对的强大终有井底之蛙的时候,只有手握绝对的强大,并且不断为其扩张而努力,才能够保持国际竞争力,收获足够的国际地位。

相比于日本,中国目前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在经济日益发展,老龄化加剧的国内,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选择做了啃老族,这都需要各方面的协调努力。

北京平均房价突破每平方米六万,而平均月收入尚在一万左右,房贷、车贷、抚养孩子和父母等压力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濒临崩溃,不得不借助蛰居的折叠生活来逃避现实。但是这样子终究是会失败的,我们的GDP、城市化、高铁、军事武器,都不是折叠出来的,而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让年轻人始终有一个可以达到的目标,看得到的未来,激发血性与拼劲,其中需要不少的调整与发展。但光明的前途,其道路往往是曲折的,最终心怀梦想不断拼搏的年轻人才有可能在未来实现自己的愿望。而那些“躲进小楼成一统”的人,从一开始就失去了选择的权利,以后再想踏出“闺房”,更是难如登天。

纵观历史,人类的发展无非由两大部分构成:劳动与社交。通过劳动生产出足够使用的价值,通过社交对价值进行分配,使得每个人都能够得到与自己努力相匹配的回报。

如今的日本,经济正在处于复苏阶段,如果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折叠自己的人生,那么这种低欲望的个体,带来的生产与消费都将会是极其微小的,而大量、长期的这种现象,必将给经济发展和社会带来沉重的打击。

日本折叠世界:1000万年轻人的囚笼生活

如何让折叠的世界立体起来,让未来1000万的年轻人摆脱囚笼一般的生活,是日本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

我们始终愿意相信,人的本性都是积极的,都希望在社会中通过自己的劳动实现自己的价值,获取足够的报酬。都希望通过打碎牢笼,解放更多的人,让民族的发展获得长久不衰的动力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