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强震,震动福岛百万吨核污水

日本社会在发展核能问题上本就长期纠结,困境有三方面:民意总体分裂、发展需要核能、核能存在风险——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多地震灾害的国家,核能的风险还要高上许多。

10年之后,围绕福岛的核恐惧,依然如昨。

2月13日晚,日本本州岛东岸近海发生里氏7.1级地震,震源位于因核电站泄露而为世人所熟知的福岛县沿海。

日本强震,震动福岛百万吨核污水

14日,日本气象厅将宫城县和福岛县地震震级上调至7.3级,震源深度从约60公里修改为55公里。尽管地震并未引发人们担忧的海啸,日本首相菅义伟也称相关核设施并无异常,但检测机构依然捕捉到福岛核污水泄露的迹象。

频发的地震,再次把日本核安全的脆弱暴露在世人眼前。

更大余震或在后面

13日深夜11时,不少人已进入梦乡,日本东部的大地突然再次震颤,包括首都东京在内的多地震感明显。

很多人都表示,这次地震是自2011年“3·11”东日本大地震以来震感最强烈的一次。一名来自福岛县相马市的便利店店员表示,“地震发生时感觉站都站不稳,震感比东日本大地震时还要强烈,太恐怖了。”

日本强震,震动福岛百万吨核污水

居民家中的家具物什瞬时倒塌,无论是瓶瓶罐罐还是电器书柜。

日本强震,震动福岛百万吨核污水

超市里货架上的食品货物散落一地,从破瓶中泄露的红酒四处蔓延。

日本强震,震动福岛百万吨核污水

日本东北地区至少10个火力发电机组暂停发电,超过90万户居民停电,上越、北陆、东海道新干线部分区间因此停运。

日本强震,震动福岛百万吨核污水

许多地方管道受损,造成大量漏水的同时,一些街道的下水道的污水喷涌而出,一些建筑则停止供水。

综合日媒报道,此次地震已造成上百人受伤。虽然目前无死亡报道,但是民众仍陷入恐慌。

在深海区一位老师的朋友圈里,一位彻夜守着孩子,生怕次生灾害发生,一位像许多民众一样,在网上疯狂搜寻救生包。日本气象厅称,7级以上强震发生之后,又发生多次余震。

日本气象厅14日凌晨表示,这次的地震可能被认为是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的余震,在余震发生范围内,地震活动总体趋于减少,但每年都会发生,仍然需要注意。

但也有日本网友质疑,此次强震只是前震,更大的地震还在后面。因为“3·11”东日本大地震的时候,3月9日发生前震,3月11日才是本震。2016年熊本地震也是如此。

回忆激起心灵余震

人们的恐慌不难理解。虽然这次地震到目前为止造成的损失不大,但“福岛+地震”的关键词组合,在瞬时间勾起了人们对10年前因天灾与人祸的叠加造就的惨痛记忆。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外海发生9.0级特大地震,并引发巨型海啸,共造成15800余人死亡、2500余人失踪。这是日本有观测纪录以来第一个震级超过9级的地震,也是日本战后损失最为惨重的自然灾害。

日本强震,震动福岛百万吨核污水

“3·11”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海啸冲破堤坝。来源:yqqlm.com

大地震的时长不过以分钟计,但留给日本和世界的伤痛却持续至今。地震发生后,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反应堆爆炸和炉心熔融事故,造成放射性物质泄露,并产生了难以估量的严重后果。

放射性物质的泄露严重污染了日本东北部的土壤和水源,迫使核电站周边数十公里范围内的居民撤离。福岛地区由此开始艰难的清理与重建工作。但是,日本数年来耗费约240亿欧元与巨大的人力为9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刮掉表层土壤,但仍有约四分之三的被污染地区亟待清理。

日本东北部数个县遭到地震与核污染的毁灭性破坏。福岛地区民众被迫迁出后,始终面临融入和返家的难题,年轻人不愿返乡却在外受到歧视,老年人返乡却难以重振当地经济。日本政府虽竭力推广福岛地区的商品,以重振当地经济,但却无人敢于消费。到去年底,福岛受访者中认为家乡重建顺利的比例只有30%。

但最具深远影响的,还是核电站内巨量的含有高浓度放射性物质的冷却水。地震发生后,日本政府情急下批准向核电站注入海水以冷却反应堆。但权宜之计却难以善后。截至去年9月,核电站内约1000个储存罐内保管的核污水已达到123万吨,存量已近饱和,而新的污水仍以每天180吨的速度产生。

这些核污水如何处理,一直是牵动着世界的神经。但是再难处理,难道还能倾倒入海洋,污染全世界吗?

但目前看来,这的确是日本最中意的选项。

核危机处置前景堪忧

菅义伟很着急。

去年9月担任首相后,菅义伟首次视察就选在福岛,表示“会尽快担负起责任敲定处置(核污水的)方针”。这样的姿态与信号一度让日本民众感到振奋,但不到一个月后,日本政府即做出了把巨量核污水排入大海的决定,并引发巨大争议。

此举尤其让日本东北地区民众感到愤怒,他们觉得自己被政府一再愚弄,而这样的举措只会毁掉自己数年来为重建家园和声誉所做的努力。

对世界来说,这般推卸责任的举动更与拉着全人类买单无异。

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曾对半衰期约为30年的放射性铯137的扩散情形进行过计算机模拟演算。结果发现,铯137顺着海流5年后将到达北美,10年后回到东亚,30年后几乎扩散到整个太平洋。而对福岛核电站附近20海里内的19种鱼类的检测显示,19种鱼类体内的放射性物质全部严重超标,而且还有些物种受辐射影响而大范围的消失。鉴于洋流和鱼类游动,这些核污水携带的放射性物质最终会沉积在鱼体内,经过餐桌进入人体,潜在影响难以估量。

日本强震,震动福岛百万吨核污水

福岛第一核电站放射性物质在太平洋扩散的模拟图。来源:snopes.com

如今,福岛第二核电站的一号机组用以保存核燃料的冷却水在震后发生泄漏,福岛第一核电站5、6号机组反应堆厂房上方的乏燃料池等处也有部分水溢出。总量虽然不多,却再次晃动了福岛核污水这把悬在人类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曾经被寄予变革希望而上台的菅义伟,在抗疫与经济问题上备受打击,执政前途堪忧。如今,东京奥运会能否顺利举行尚未可知,突如其来的地震又让他面临新的考验。

日本社会在发展核能问题上本就长期纠结,困境有三方面:民意总体分裂、发展需要核能、核能存在风险——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多地震灾害的国家,核能的风险还要高上许多。

那么日本会如何平衡处理呢?日本政府或许还会一直纠结下去,但事实表明,大自然并不给时间。